網絡及資訊自由:捍衛資訊自由 保障網絡人權

香港眾志 於 2016-07-25 20:30:36 發佈

近年各國針對網絡言論的箝制益厲,不論是民主國家抑或是威權國家,均試圖透過不同法例甚或行政手段來收緊以及限制民眾有關的自由。

香港作為不曾民主化的政體,現時並沒有足夠的法例去保障市民的網絡自由及獲得資訊的自由。而近年有關網絡自由以及《2014版權修訂條例》的爭議,更是暴露了香港的法例其實未能跟上網絡時代的發展。

與此同時,香港由於缺乏《檔案法》等法例,導致現時所有公營機構乃至政府的文件,均缺乏法例上的監管,繼而令到公眾對於政府事務的知情權遭受到限制。一個整全的檔案儲存以及公開資料的制度,將有助於記錄社會的發展以及其歷史,亦是民主社會當中,決定政府的權力是否受到制約和監察的重要一環。

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世界已然步入資訊年代。網絡資訊的高度流通性,既是建構公民社會的重要一環,也是大眾監察政府,促使社會有效運作的重要機制。故此,保障社會以及網上的資訊自由,將是香港資訊科技向前邁進的重要課題之一。

香港眾志因此提出網絡及資訊自由政綱,倡議香港未來在有關方面的改革,並以此回應網絡世界的寒冬:

一、全面檢討網絡罪行,避免以言入罪,防止網絡白色恐怖


近年,網絡白色恐怖情況日益嚴竣,以《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取用電腦」作出檢控數字大幅增加。然而,該條文的字眼十分模糊,其檢控範圍亦不夠清晰,導致涉及案件的案情差異極大,令人擔心該條文會被政府當作政治工具,打壓異己,散播網絡白色恐怖。

另一方面,近期的《2014年版權(修訂) 條例草案》亦以對付「網上侵權」為名,以打壓「二次創作」為實──未有加入多種對網絡二次創作的刑責豁免。即使此未有接納民間提出的修訂法案被議會成功拉倒,但就此一事看來,我們也認為本港對網絡言論自由與創作自由的保障並不足夠。如果政府於未有修訂下重推「網絡二十三條」,勢必激起網民進一步的抵抗。


具體倡議行動: 

◆ 於《版權條例》加入「豁免凌駕合約條款」以及「開放式豁免」(包括「用戶衍生 UGC」及「公平使用 Fair Use」),令網民的作品自由不受局限,令網絡世界繼續發光發熱。另外,條例亦應該列明「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不適用於版權法,以避免濫捕情況出現。

◆ 修訂《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須釐清其檢控範圍,以免被濫用成打壓言論自由的工具。




二、保障「吹哨者」,保衛公眾利益,捍衛社會資訊自由

社會進入網絡時代促使資料更容易獲得流通,大眾於是更能監察社會上的違規違法,甚或違反公眾利益的行為。然而,對於潛藏的違規行為,社會需要「告密者」作出誠實而無私的「爆料」,將這些行為公諸於世。這些「吹哨者」(whistleblower)的告密行為,能夠避免當權者隱藏與公益尤關的事實,是值得鼓勵的行為。港大前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告密,揭發港大校委會的不當決定,避免特首與校委會黑箱作業;2013年斯諾登在香港洩密有關美國中情局的竊聽計劃,令人了解美國政府濫權行為,正是其中的例子。

然而,香港現時並沒有任何保障「吹哨者」的法例,令到可能出現的告密者,或會因為害怕被「秋後算帳」而選擇不公開與公眾利益攸關的資訊。其實,英美等國家早已經在八、九十年代就保障「吹哨者」進行立法,從而保障資訊自由。

具體倡議行動:

◆ 訂立《公眾利益披露法》(吹哨者保護法),確保「吹哨者」的權利得到保障,包括有關人士/部門不能因「違反保密協議」而被解僱,或是以此理由控告「吹哨者」。捍衛香港的資訊自由,讓公眾得以監察社會不同方面的運作,訂立《公眾利益披露法》是必不可少的基石。


三、訂立《網絡人權法案》,確立網絡人權的法律地位

為了確保人民免受網絡審查,不少國家均致力透過立法去保障網絡人權,包括提倡仿效60年代簽署《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簽訂一條屬於網絡人權的國際公約。而在2006年,獲得聯合國支持而成立的網路治理論壇(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亦曾經討論過網際網路權利法案(Internet Bill of Rights),希望能夠制訂強制執行的基本網絡權利法案,保障匿名傳訊等權利。及至2016年7月,聯合國便通過《互聯網上推動、保護及享有人權》的決議草案,確立網上表達異見以及接取資訊的權利。

事實上,意大利近年亦於歐洲議會提出網絡人權宣言(Declaration of Internet Rights)的法案,承認互聯網對於民主參與的作用,保障歐洲各國公民的網絡自由。即使法案仍然處於咨詢的階段,但已足以證明訂定《網絡人權法案》乃大勢所趨。

具體倡議行動:
◆ 訂立《網絡人權法案》,並修訂本地法律,將有關網絡人權的內容收納在現有的法律之內,同時授權法庭行使違憲審查,裁定政府的政策、措施,以及法定條文是否符合《網絡人權法案》,以制衡行政機關違反網絡人權的行為。

四、訂定《資訊自由法》、《檔案法》,修改《私隱條例》,推動網絡資訊自由 

《公開資料守則》於1995年起實施,但由於欠缺法律效力,大部分政府部門皆會籍故推搪,從而令市民失去獲得資訊的權力。與此同時,政府現時有很多透過網絡發布的資訊,卻尚未有法例規管其保管有關資料的方法,引致一些官員即使公然刪改會議紀錄,公眾亦無從追究。例如,時任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便在盧維思面臨紀律聆訊前,要求在維港巨星匯的會議記錄上刪去自己的言論,企圖籍以推卸責任,公眾也只能無可奈何。

而《私隱條例》在訂定之時,未有考慮互聯網出現的因素,因此未能處理資訊時代日新月異的資訊問題,例如現時的條例並未有保障公眾於網絡上私隱,包括IP地址等重要資訊。

具體倡議行動:

◆訂立《資訊自由法》、《檔案法》,確保香港的公共資訊以及政府資料能夠向公眾公開。另外,條例亦必須包括網絡資訊,不能被政府隨意被刪改。

◆公營機構所收集的大數據(big data)應公開讓市民使用,達致公民社會的資訊共享。

◆檢討現有私隱條例,平衡網絡資訊的公眾知情權與私隱權。 

五、確保新媒體的新聞自由,開放網媒採訪權

現時,政府主要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電訊條例》、《廣播條例》以及《本地報刊註冊條例》釐訂一個組織是否傳媒,新媒體則被拒諸門外。立法會於下年度發放傳媒工作證的程序中,將不再區別媒體性質,網媒亦可申請。然而,政府並未有參考有關做法,早前的立法會補選甚至拒絕所有網媒點票新聞中心,有打壓網媒之嫌。

香港作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簽署成員,有責任遵從「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於2011年中所發表的《第三十四號總論》。文件表明政府需要確立新媒體的獨立性,並確保每個人皆能接收其資訊。另外,台灣立法院過去已經允許所有完成公司(商業)登記有案的媒體入內採訪,不分紙媒或者網媒,而最近更進一步與業界開放座談,研討如何開放所有公民記者進入立院採訪的方案。此做法值得香港借鏡。

具體倡議行動:

◆ 政府需要參考立法會的做法,開放網媒採訪權。

◆ 研究設立公民記者登記名冊,讓公民記者能夠進入政府、立法會以及公營機構進行採訪。

六、推動網絡中立性立法

網絡流量與日俱增,網絡技術發展迅速,很多網絡公司有能力對不同的通訊協議、IP位址等,收取不均等費用。這些價格歧視將會大大提升網絡成本,例如很多大流量的非商業網站,包括維基百科等,可能會因為難以承擔高昂的費用,而出現倒閉的情況。網絡公司亦可以透過審視用戶發放的內容,而進行互聯網審查。

現時,不少國家,如智利、荷蘭等等都已經通過網絡中立法案,以確保網路服務供應商平等處理所有網際網路上的資料。於2015年2月26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亦決定支持網路中立性。

具體倡議行動:

◆ 為了保障香港人的網絡權力,維持現有網路百花齊放之生態,我們支持網絡中立性立法,限制可付費的「快速通道」等,避免非商業或資源較少的網站,在網絡使用上處於劣勢。

七、反對「被遺忘權」

「被遺忘權」於2014年被歐洲法院確立後,前個人資料私隱專員蔣任宏發表將「被遺忘權」伸展至香港的文章,引起不少爭議。「被遺忘權」,是指大眾能夠向搜尋器公司,提出將「不完整、不相干、超乎適度、過時」的資訊,從搜尋器內移除。然而,由於有關的申請數以十萬計,搜尋器公司其實無法仔細審核申請,只能機械式地接納申請,令「被遺忘權」被濫用。政界中人以及權貴,更可以濫用相關機制,要求搜尋器公司刪除對自己不利的搜尋結果。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互聯網是市民獲得資訊,獲得知情權的重要途徑,而搜尋器更是整理有關資訊的重要工具。市民透過互聯網上的資訊,監察政府的運作,已經是現代社會運作的重要一環。若「被遺忘權」在香港實施,開放的互聯網將被切割,影響大眾的知情權之餘,市民監察政府的工具將會消失,更不利於社會整體的利益與長遠發展。

具體倡議內容:

◆ 反對「被遺忘權」立法,搜尋器公司只是商業機構,不應該成為「網絡判官」,判斷什麼資訊值得保留,甚麼資訊需要刪除,影響市民的資訊自由。當香港被逐漸赤化,緊守網絡資訊自由的底線尤其重要。

八、收窄網絡鴻溝

電子技術發展迅速,電腦、互聯網已經由以往的奢侈品,變成生活的必須品。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指出,超過九成的小學生需要做網上功課,而以網上學習的幼稚園學童亦佔超過四成。然而,截至2015年,香港家庭互聯網滲透率只達到95%。換言之,尚有不少學生依然受到網絡鴻溝困擾,影響學習。有些貧窮家庭缺乏資源,其家中電腦殘舊,或者幾個小朋友共用電腦,亦令他們上網學習面臨重重困難。

政府由2011年推出上網津貼至今,從未調整津貼額度,計劃亦未有涵蓋幼稚園學童,未能解決網絡鴻溝所引起的負擔。而且,政府未有推出更換、維修電腦津貼計劃,基層家庭難以更換老舊電腦,影響網上學習的進度。

具體倡議行動:

◆ 增加上網津貼額度,與市場價格排勾,為完全互聯網滲透率努力。

◆ 推行兒童購買電腦資助計劃,提供一筆過津貼,更換老舊電腦,收窄數碼鴻溝。

◆ 為基層家庭提供廉格的電腦維修及支援服務。

◆ 增撥資源予學校,讓有需要的學生能夠使用校園內的電腦。



其他眾志關注的議題:

◆ 關注「 Wi-Fi連通城市」計劃,爭取將WI-FI範圍逐步擴大,令大部分人令夠於公共空間享受免費WI-FI。

◆ 關注偏遠地區居民可選擇的網絡供應商問題,避免地域性壟斷。

◆ 規管商業機構售賣用戶的網上個人資料
    9486
    SHARE |
      暫時沒有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