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政綱:對抗性別不公 力爭同志平權

香港眾志 於 2016-07-19 21:22:45 發佈

性別身分、性別認同與親密關係,是一個人生活與自我的重要組成部份。要達致一個多元的社會,要讓每一個個體都能夠自主地生活,性/別平權的政策必不可少。擁有一個自己認同,並受社會認可的性別身分與配偶關係,是每一個人應得的社會權利。然而,現在的社會當中,依然充滿著對性小眾的歧視,社會制度亦未有有效保障他們的權益。


按照現時《基本法》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是適用於香港的。由於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已把「性取向」列入「性別」一項中,連帶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亦理應保護性小眾免受歧視。然而,香港政府從未就保障性小眾表態,亦沒有具體政策框架,讓不同性取向的市民能夠在香港平等共存。


過往數年,不同民間團體的研究紀錄都反映到,無論在工作、校園及整體社會環境,香港社會仍普遍存在對不同性小眾的歧視。性小眾員工年紀愈輕及教育程度愈低,就愈容易受到歧視,亦有不少性小眾因歧視而飽受各種精神負擔、情緒壓力、騷擾與暴力。而要解決這些問題,除了有賴社會制度上的改革,教育方面的革新亦是非常重要。


現時社會仍未能充分正視這些有形無形的壓迫,但隨著新世代的愈益認同「性別平權」及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香港社會需要有更多的倡議、討論及立法工作,讓性小眾免於歧視,並享有均等的社會權利。


具體倡議工作:


  1. 《性傾向歧視條例》 立法刻不容緩
    《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立法討論,已經延續接近二十年。近年的多個民意調查均顯示,超過六成的市民支持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然而,政府為了維持少數保守人士對政府的支持,近年來不斷拖延諮詢,《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毫無寸進。

    現時,不同性傾向人士在就業、教育等方面,並沒有免受歧視的保障。許多同志因為工作環境等壓力,未能忠實地呈現自身的性傾向及性別認同。

    具體倡議行動:
    政府應盡快就《性傾向歧視條例》展開正式諮詢,並主動推進立法程序,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在就業、教育、租住,以及貨品、設施和服務提供上獲得平等待遇。
    政府亦應增強公眾教育,讓市民更了解和接納不同的性傾向及性別認同。



  1. 設立夥伴登記制度 推進同性婚姻法案
    現時,香港大部分的社會制度以家庭作為核心,對於一些未能列入正式「家庭」定義的關係,如同性伴侶、同居關係等,並未透過正式的社會體制得到確立。這樣的制度設計,無疑是剝削了身處這些關係當中的人的社會權利。同性或同居伴侶,不可以為伴侶簽署手術同意書或處理身後事。除此以外,在申請社會福利,如免稅額或公共房屋時,他們也只能夠以個人身分登記,造成社會制度上的不公平。

    現時,《婚姻條例》規定「婚姻必須是一男一女自願之終身結合」。然而,婚姻條例中的性別限制,令同性伴侶未能在法律上締結伴侶關係,亦變相矮化同性戀者及其他同志在社會當中的地位。

    具體倡議行動
    在現行的法例上,新增民事結合或夥伴登記制度,並修改香港現有的法例,讓不同性傾向,或投身不同形式的社會關係的人士,能夠享受同等的社會權利與福利,包括獲得共同免稅額、互相簽署醫療文件,申請社會保障等。以公屋登記為例,數位朋友可以以室友的關係登記公屋,一方面令公屋資源獲得更有效的分配,更能縮短輪候公屋的平均時間。

    推動同性婚姻,任何人不論其性傾向和性別,都應獲得在法律上締結伴侶關係的權利。同性伴侶/跨性別或變性者伴侶的關係應享有與異性伴侶平等之權利。推動同性婚姻,是推動性/別平權,消除異性戀霸權的重要一步。長遠而言,香港應仿效台灣,推動《多元成家法案》,讓不同形式的配偶關係同樣獲得同等的社會權利保障。


  1. 設立性別承認法  保障跨性別人士權益
    變性人,指的是因生理性別(即本身的男/女)與性別認同(即覺得自己應該是男/女)不相符,而進行了/需要進行性別重置手術的人。在香港,任何人在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之前,必須經過至少兩年的,非常嚴格的精神評估與荷爾蒙治療,才能正式進行變性手術。亦只有完成所有變性手術的變性人,才能更改他們在身分證上的登記性別。

    性別重置手術,是變性過程中相當重要的一步。然而,變性手術依然存在很高的風險。以「女轉男」的變性手術為例,變性後的性器官有頗大機會出現滴漏或泌尿系統失效,令變性者需要進行另一個手術,亦會出現長遠的健康問題。許多跨性別人士,往往因為性別重置手術的高風險而放棄進行所有手術被迫放棄改變登記性別的權利。

    登記性別與個人的性別認同不相符,會對跨性別人士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一個人的性別,與他/她所面對的文化、社會期望與規範和身分認同等範疇有著極大的關係。在香港,由於性別認同障礙或雙性人問題未能適當處理而出現的自殺、自殘行為時有發生。

    三年前,終審法院裁定變性人W小姐擁有結婚的權利,正式透過司法制度確立變性人應該獲得的婚姻權利。然而,經過三年的時光,政府仍然並未修改有關的法例,可見政府對保障跨性別人士的權益毫無承擔。

    具體倡議行動:
    設立《性別承認法》,讓跨性別人士在更改其登記性別的過程中,能夠透過醫生的心理評估,免除接受換性手術的不必要痛苦,並確立跨性別人士在組織家庭、社會福利等不同的法律權利。


去除性污名 全面性/別教育

現時香港中小學的性/別教育對「性」採取一個極為負面的態度,並將「性」簡化為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有部分學校會在課堂上播放血腥的墮胎影片,並以此近乎恐嚇的手段,說服學生不要接觸性。而與性有關的知識,分散在不同學科當中,成為需要背誦與考試的內容,如將男女生殖器官各部份的名稱囊括在中學生物科課程當中。

不斷避免有關性與性別的討論,並將所有學生所接觸的,有關性與親密關係的內容,視為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其實無助於學生正確地面對自己的身體、情慾及與他人的關係,亦變相加劇了與性/別有關的青年問題。

在香港,性教育由於與考試、升學無關,有關的教育因而未獲教師或社會重視。同時,基於部份學校的宗教背景,有關不同性傾向與性小眾的知識,其實在普遍的中小學的教育成為禁忌。保守,無效以及過時的性教育課程內容,不但無助學生理解與性有關的知識,更是加劇了社會當中的性別定型與對性小眾的偏見。

具體倡議行動:

改革中小學的性教育指引,修改當中對性的負面描述,並讓學生能夠隨著成長的不同階段,正面地接觸有關性/別的知識。政府應該增加性教育在公民教育課程內的比例,讓性教育不再成為學校課程當中可有可無的部份。性教育所涵蓋的範圍,應包括牽涉性小眾的議題,如同性戀或跨性別等,讓學生能夠對社會當中的性小眾,有著正確的認識。同時,政府應該確保學校不會因為辦學團體的立場,而迴避學校教導這些知識。
    8140
    SHARE |
      暫時沒有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