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自決 此際起航——我們的自決運動路線圖

香港眾志 於 2016-06-27 12:36:47 發佈

雨傘運動黯然落幕,政改方案則在一場政治鬧劇中被否決。面對民主運動前路失焦、《基本法》認受性每况愈下、高度自治瀕臨崩潰之際,民主運動若再故步自封,香港民主進程停滯,「二次前途」去向未明,只會進而影響全港的政經發展。

主權移交19年,今日的民主運動亟待革新。香港眾志正式提出民主自決運動路線圖,透過檢討過去民主運動的不足,我們希望香港的民主運動能夠按着3個主張告別「民主回歸」陰霾,尋求論述轉向和政治議程的革新,推進民主自決運動:

一、超越政改框架,迎接前途問題。

30年來,香港民主運動一直以爭取普選為核心,不斷在5年一次的政改框架當中輪迴,未有深切了解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結構性問題,更遑論帶領公民社會突破種種規限的視野與力量。

香港的民主運動,必須超越狹窄的政改框架,並以「二次前途問題」為核心,捍衛香港的自主與自治,並將「50年不變」限期以後的社會制度與憲制問題放進政治議程當中,阻止中共運用其絕對權力改變香港體制。

二、貫徹主權在民,公投自決前途。

民主制度,以「主權在民」作為核心原則。地方主權,應當由地方人民所掌握。不管香港的主權在2047年後歸於何處,「50年不變」後的前途問題應以香港人的意願為最終依歸。所以香港眾志主張透過具憲制效力的前途公投,由香港人共同認受香港主權和憲制。

即使香港眾志並不提倡港獨,但為着體現「主權在民」的理念,我們同意公投應該包括獨立和地方自治等選項,而不管未來的主權狀態和憲政框架如何改變,大前提必然是要給予港人實踐民主自治。若公投選項並不包括獨立,將無法處理有關香港體制的認受性爭議,未來的憲政制度只會重蹈覆轍繼續備受質疑。

三、區運社運並行,達至社經自主。

香港過去的民主運動以「唯普選主義」為核心,只集中於爭取民主政制,亦會迴避「大白象」工程和公共財政爭議,論述未能扣緊普羅大眾的生活經驗,以致不能深化社會議題的討論和理解,令市民難以投入抗爭運動。

要拓展民主運動版圖,港人必須重拾民主運動在社經制度及社區上的面向,在爭取自決前途的過程中,與各種公民運動相互連結,互補不足。透過推動社區營造以及更為廣泛的社會運動,推動進步多元的社會政策。民主自決運動所指向的,並不是狹隘的代議民主,而是包含經濟、土地、文化、社區等方面的社會民主與社經自主。

民主自決運動五大方向

面對雨傘運動無功而回,依賴政改五部曲只會讓民主運動走進死胡同,所以按着以上3個主張,我們希望以「民主自決」與「社經自主」的進步論述取締「民主回歸」和「唯普選主義」,並根據以下5個方向,逐步向着前途公投實現民主自治的目標邁進。

一、推動民間公投,確立自決綱領。

香港人應透過特首選舉的契機,讓民主自決運動成為香港政制的主流議程。所以,香港眾志將推動在來年特首選舉發動民間公投,在主權移交20年前夕,凝聚港人共識確立自決權,促使民主自決2047年後政治地位和自治程度,作為香港民主運動的共同綱領。

二、力爭直接民主,設立公投機制。

在推進民主自決議程以外,要讓港人在將來能夠自決未來,香港必須設立公投機制。因此,香港眾志將爭取香港設立「公投法」,同時推動民間公投,讓市民能夠於具廣泛爭議性的議題,在社區或全港層面進行表決,實踐直接民主。

三、草擬香港約章,創造自決條件。

在組織公民運動醞釀自決意識的同時,我們希望團結公民社會,透過推動草擬「香港約章」,與香港人共議「50年不變」後各個範疇,包括社經、發展、土地、產業等社會未來願景,並配合不同的社會運動,為社會制度的變革與民主自決創造條件。

四、開展國際游說,爭取國際認同。

除了在本地層面捍衛香港的自主自立外,港人亦應連結世界各地公民社會的民主運動及社會運動。同時,根據《聯合國憲章》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賦予的權利,爭取國際社會對香港重新履行自決權的認可,增加港人公投自決前途的正當性。

五、公投主權治權,自決香港未來。

在確立綱領、訂立機制,呈現香港自主的未來願景以後,香港將擁有基本的社會基礎進行民主自決。民主自決運動的最終願景,便是透過爭取具有國際認受和憲制效力的前途公投,以民主程序決定香港在2047年後的政治地位、社經體制以及自治程度。

結語

在主權移交19年後的今天,香港眾志不甘心民主運動就此告終,因為香港再沒有可以虛耗的光陰,也沒有迴避「二次前途」問題的本錢。我們提出民主自決運動的主張以及方向,就是為了推動民主運動重新出發。未來,在民主自決運動路途上,我們希望能與香港人並肩同行,在「2047大限」前夕找尋希望,實現民主自決的最終願景,完成這個時代的歷史任務。

    6341
    SHARE |
      暫時沒有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