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文化權利 再現香港軟實力

香港眾志 於 2016-06-21 13:40:49 發佈

香港從來不是文化沙漠,我們的普及文化曾經聲國際,卻一直欠缺真正以維護文化權利為基礎的政策支撐。文化是娛樂也是思想,更是支撐香港人身份的重要構成,有助啟迪我城獨立思考和價值判斷。當今香港面臨的問題是,文化發展長期屈從於城市發展與殖民管治,令香港的歷史建築、公共文化及文藝創作長期暴露於土地開發、政治審查與資源匱乏的壓力中。


如今,特區政府基本上延續過去文化缺席的施政態度,一方面漠視文化發展和歷史保育,任由地產霸權和商業力量大肆侵蝕公共空間,扼殺文藝圈生存空間,放任推土機摧毀歷史建築;另一方面缺乏有效政策扶助文化產業,文化發展往往政治先行,令香港逐漸喪失立足世界的文化軟實力。眾志認為文化政策的主軸應從捍衛港人的文化權利著手,改善港人文化生活及文化制度,告別過時的政治審查惡法,促進文藝的平衡發展和多元並存的同時,讓香港文化生活與產業得以自主發展。

一、推動民主化制度  實現文化自主


◆ 現時文化界功能組別代表性參差,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四類組成一個界別,當中四個部份的選民條件各異,演藝界有個人票(證明在演藝圈工作即可)但文化界只有團體票,在「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共2 000二千多票之中,文化界只佔400四百多票,約為六分之一。文化界當中,只有曾獲政府資助的團體才被承認為選民,就連一些行內有地位的選民,如粵劇泰斗阮兆輝及出版人彭志銘,都曾被排除選民之列。

◆ 藝術發展局為文化界唯一一個有民選代表的法定組織,但當中27個委員只有10位經由藝術界投票選出。藝發局選舉未納入法例規管、團體選民的登記門檻低(藝發局選民分為個人及團體兩種,個人選民有嚴格限制,而登記藝術團體的會員皆可成為選民),疑似合法種票的情況普遍。

◆ 政府文化資源過度集中在政府部門(如康文署),相反較具民選代表性的藝發局卻缺乏授權和資源;藝發局的資源包括行政費每年只有1.2億,少於政府文化藝術總開支的3%,而真正能夠撥給文藝界的只有5 000多萬,在文化政策制定上缺乏決策權,政策研究和倡議相當缺乏,令香港文化資源淪為「分餅仔」遊戲。

具體倡議行動


◆ 以全面廢除功能界別為目標,在未能廢除之前,所有公司票必須轉為個人票,並擴大選民基礎,如「演藝、文化」小組可參考藝術發展局認可的選民資格,包括在大專修畢藝術相關的課程、於政府認可的場地設有工作室、於具認受性的比賽中獲獎並於專業文化機構中從事工作超過一年等;這些準則都更有助界定具備專業知識的文化從業者。

◆ 改革藝術發展局的選舉方法成員大部分改由藝術界投票選出,選舉納入法律規管。取消以藝術團體成員界定選民,應以個人身份界定,可委託中立機構設立選民登記署,諮詢不同藝術界協會制定資格。

◆ 重新整合和擴展藝術發展局權力,提高撥款,讓局方有各種文化藝術發展政策的決策權。

二、重奪公共空間  告別管理主義

◆ 除了長期租約及私人協約形式批出土地外,政府坐擁為數不少的閒置短租官地,嚴重浪費資源以及浪費空間。若市民或民間組織想申請使用這些土地作公共空間用途,須經過繁複手續,如提供建築物的圖則、環境評估等,構成很大阻礙。

 按有關的地契或「撥出私有地方供公眾使用的契約」(公用契約)的條款規定根據,私人發展項目有公眾可以進出、使用及享用這些由私人管理的「私人發展公眾休憩空間」,但發展商未必會標示這些空間,因此公眾未必知道自身的使用權。部分發展商甚至會「私有化」這些空間,如過去時代廣場前的空地。而目前《私人發展公眾休憩空間指引》亦只具「勸籲」和「建議」性質,對發展商未有太大規限力。

◆ 雖然基本法(第34條)保障香港人擁有文化活動自由,但仍有很多法例不合理規管公共空間,如《遊樂場所條例》不少法律過時,限制遊樂場所用途(如康文署公園)[1],《泳灘規例》規限泳灘用途[2]。香港公園更充滿匪夷所思的規則和指引:不准踏單車、不准滾軸溜冰、不准溜狗、不准玩球、不准唱歌、不准播放音樂、不准大叫、不准飲食、不准寫生、不准踐踏草地、不准合眼躺臥。

◆ 香港未有明確的街頭表演政策,不少街頭表演者有機會觸犯相關的牽涉條例,當中很多源自殖民時期的規管含糊且不合理,如《簡易程序治罪條—不良表演》、第228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條(23) 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等、第228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6(A)條對乞取施捨的人的懲罰(行乞),變相成為阻礙及打壓表演自由的工具。

很多前線管理人員都對公共空間的理解不足凡事都要管理,即使是不合理的投訴,亦往往要被投訴者順從,形成對各處文化創作活動的嚴重打壓。

具體倡議行動


◆ 釋放臨時出租官地,簡化審批程序,尤其給予小型非牟利機構及小商戶團體,可在短租官地上舉辦文化市集等文化活動。如一些長期空置的土地由於交通不便或配套不足而難以租出,政府可考慮縮短租約期限或把空置土地分割成較少面積的土地開放或租予小型非牟利機構,從而使租金下降,吸引文化團體使用該等地段。同時爭取建立全港公共空間資料庫(包括「私人發展公眾休憩空間」),促進公眾使用。

◆ 制訂具法律約束力的私人發展公眾休憩空間指引,明確要求發展商遵守指引,針對「撥出私有地方供公眾使用的契約」(公用契約)的條款作出修訂。建議將原有公共空間的地方一定比例定為公共藝術區,比例則由業權擁有者根據可用的公共空間決定,管理權亦由業權擁有者負責,讓藝術品展覽和街頭表演有更多創作及展示空間。

◆ 檢討過時的法例和指引,修改後的條例應採取最低限度的干預,鼓勵公眾使用空間及進行社區活動。加強前線人員的指引訓練和權利教育,改變「管理主義」的思維。

 

◆ 促請政府公眾諮詢和訂定有關街頭表演的明確政策,包括考慮發牌制度,但「發牌制度」的宗旨應為鼓勵街頭表演的公眾參與(不受牌照限制)及鼓勵有牌街頭表演者持續提升質素(專業化)。

三、  檢討過時惡法 保障創作自由

◆ 香港的發牌制度自60年代有免費電視開始實施。根據現行的《廣播條例》和《電訊條例》,所有免費電視牌照和免費聲音廣播牌照申請須由通訊事務管理局作出建議,最終由行政長官和行政會議「發牌」。牌照一般只開放予少量機構,當中沒有列明審批準則,亦沒有列出所需時間,過程往往涉及「保密條例」而黑箱作業,以政治因素介入審批過程,例如否決港視的電視牌照申請。持牌機構為續牌往往會自我審查,過去亦曾經發出商業電台名嘴封咪事件,影響言論自由和創作自由。


◆ 政府現時亦有意拖慢數碼聲音廣播發展,如覆蓋範圍差,一直不許新登記汽車裝數碼收音機等。


◆ 現時仍有危害藝術創作自由的法律:《簡易程序治罪條—不良表演》、《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禁止展示不雅事物》、《郵政署條例》(三十二條一F及一H)[3]《電訊條例》(三十三條)[4]《電影檢查條例》[5]《遊樂場所條例》[6],《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網絡二十三條」(版權修訂條例)雖然暫時擱置亦已懸在港人頭上,隨時打壓港人資訊空間及創作自由。

具體倡議行動


◆ 開放大氣電波,改革《廣播條例》和《電訊條例》,建立獨立機構裁定牌照申請,負責處理廣播牌照發牌及監管事宜。過程須透明和公開,必須公開詳盡文件紀錄決策的討論及會議內容。


加快推展數碼聲音廣播,讓更多民間機構可以善用頻譜空間。

檢討及提出修訂危害藝術創作自由的法規,為文化權利及創作空間打好根基。

四、復興文化產業  讓文藝扎根社區

◆ 電影發展基金資助講求「回報」,以商業性電影為主,審批程序繁複而時間過長,當中很多資源更花費在行政審批上。


◆ 新晉電影工作者缺乏器材支援,租借器材昂貴,他們亦缺乏放映機會,各區缺乏獨立電影和非商業電影的戲院。


具體倡議行動


◆ 簡化電影基金審批程序,改變目前以商業電影為主的電影基金審批制度,基金可更多元化:分商業融資、獨立電影、香港新導演、紀錄片等。

◆ 政府可回購政府官地的舊戲院(如旺角的富豪戲院),亦可在各區興建社區戲院,以優惠租金開放予民間團體及獨立電影公司租用,放映的優先次序可以是香港獨立電影和香港紀錄片,之後才是主流商業片。

五、杜絕工廈炒賣  維護創意群落

◆ 現時香港的工業大廈因過往租金較宜而成為藝術家聚集的地方,自成創意群集。活化工廈政策推出後,獲批准之工廈可免補地價改裝,令租金飛升,大量工廈改為商用性質及酒店用途,破壞原有生態。

◆ 大資本進駐工廈市場,囤積工廈單位,令單位難以流動,讓租金上升。有私人發展商更極力買入工廈成業權,申請強拍後重建為商廈,趕絕藝術工作者。

◆ 政府在「起動九龍東」計劃以「地方營造」(place-making)作賣點,卻沒有社區參與,借藝術之名助地產發展,令原有相對低廉租金的地區出現「士紳化」,變相「趕絕九龍東」。


具體倡議行動
◆ 訂立「工廈空置稅」,杜絕炒家進駐工廈,避免用公帑津貼業主牟利,釋放市場潛在空置單位,活化租盤存量以舒緩租金。進行空置工廈存量普查,鎖定空置單位分佈、成因及打擊過量囤積。

◆ 仿效黃竹坑工廈Genesis模式,成功申請活化工廈計劃的大廈,以低價租出一部份空間給予非政府組織,並再由機構營運及分租給年輕人創業。


◆ 爭取結束「起動九龍東」計劃,杜絕工廈士紳化。

六、訂立法定評級 保育歷史文化


◆ 根據香港法例第53章古物古蹟條例,全數古物諮詢委員會委員由香港行政長官任命。歷屆委員中大多不是考古學家或歷史學家等專業主導,更多是政商或其他領域的人士,同時亦缺乏一般公眾的參與及討論。

◆ 古物諮詢委員只具建議作用,三個級別的評級「形同虛設」,不具法定效力,沒有具體規定有關的歷史建築物應如何保存,以致香港歷史建築評級與保育脫鈎,現時全港有多於1 000幢歷史建築,但只有100餘項被宣佈為法定古蹟的建築,能較有保證獲保育計劃及資源。

◆ 現時保育政策只注重單件建築或古物的價值,忽略地方的整體肌理,以致現時的古蹟保存支離破碎。

具體倡議行動


◆  改變由特首全數委任古諮會成員的制度;要求當局容許市民在古物諮詢委員會會議中發言及提案;除特殊例外情況,廢除所有內部黑箱會議,委員會會議應全面開放予公眾參與。就個別保育項目及社區層面的議題,當局應與區議會和其他非政府組織等夥伴合作,增強公眾參與。


◆ 訂立具法定效力的評級制度,以保護所有已評級的歷史建築。


◆ 設立「城市保育區」的地區策略,於地區內選定具有獨特文物價值的建築群及社區作整體保育,在不影響私人業權的情況下透過規劃用途限制重建發展。



[1]音樂及唱歌 L.N. 320 of 1999 01/01/2000 除非署長已以書面准許操作或彈奏某種樂器,或利用某種樂器發出任何聲響,或唱歌,否則任 何人不得在對任何其他使用遊樂場地的人造成煩擾的情況下,在遊樂場地內操作或彈奏任何樂器或 其他器具(包括唱機或無線電器具),或利用該等樂器或其他器具發出任何聲響,或唱歌。任何人不得在任何遊樂場地內下述各處步行、奔跑、站立、坐下或躺臥─(a) 有告示展示為不准踐踏的草地、草皮或其他地方;或(b) 任何花圃、灌木或植物,或任何正在整理作為花圃或供栽種樹木、灌木或植物的土地。

[2]除非獲得署長書面准許,否則任何人不得將任何車輛(嬰兒車除外)或任何動物帶到泳灘

[3] (f) 任何淫褻、不道德、不雅、令人反感或帶永久形式誹謗的文字、圖片或其他東西;

 (h) 任何關於煽動罪的成文法則所指的任何煽動性刊物; (由1939年第33號代替;由1940年第 840號政府公告補充附表代替)

[4]電訊條例》第33條賦權行政長官或任何獲授權的公職人員,若認為為公眾利益而有需要,可命令截取任何藉電訊發送的訊息,及向政府或該命令所指明的公職人員披露訊息的內容

[5] 關於影片上映前送呈監督

[6] 音樂及唱歌 L.N. 320 of 1999 01/01/2000 除非署長已以書面准許操作或彈奏某種樂器,或利用某種樂器發出任何聲響,或唱歌,否則任 何人不得在對任何其他使用遊樂場地的人造成煩擾的情況下,在遊樂場地內操作或彈奏任何樂器或 其他器具(包括唱機或無線電器具),或利用該等樂器或其他器具發出任何聲響,或唱歌。


    8350
    SHARE |
      暫時沒有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