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朗彥眾志獄中評論:土地商品化:政府再次推卸公共資源的責任

香港眾志 於 2017-10-28 00:00:00 發佈

由於反對東北發展計劃——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逼遷,且牽涉不少依賴當區土地耕作為生的農人——我被判處逾年的監禁。然而對我來說,有關香港綠色園地、種土泥濘的最初和最深刻的體驗,卻是來自元朗馬田壆一個叫作「田香花園」的小型農莊。認識田香花園的主人陳先生源於發展商恆基為配合上屆政府的青年房屋計劃,便將該塊地皮「捐獻」予政府,令養活陳生一家三十年的鮮花果樹即將被滅頂,農地遭迫遷沒收。田香花園因而漸漸成為愛好農業的朋友、社運青年、當區街坊的匯聚地——我們在那裡鋤田種植,學會接枝的技巧、吃現摘現煮的農家菜。

在那段時間,我體會到土地商品化的荒謬:在土地的問題上,根植且活用土地的農夫,竟比囤積居奇,買地投機的地產商更缺乏話語權。自此我對那些具有「慈善」性質土地規劃,或以惠及基層為名的資本規劃,更具戒心,因為社會受益的表象很容易掩飾粗暴地促成土地變成商品的事實。我認為施政報告提出的首置上車盤計劃,很可能正是上述一類的房屋計劃,利用公私營合作模式,貌似要求發展商部份土地放棄盈利機會,卻掩埋更多深入的問題。

政府現選取觀塘安達臣道的私樓用地作先導計劃之用,但據計劃公佈前的報導,發展局於新界的農地土儲,才是政府首置計劃的目標所在,會德豐更主動表示可撥出名下大埔地皮的部份單位配合計劃。固然,沒有事實調查難以斷言首置計劃會造成更多暴力的傷痕,但若這些農地土儲仍然進行農業活動,可以預期將有更多勞動力被迫離開土地,放棄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加入被地產商無孔不入地支配的城市生活,成為工薪大隊的一分子。

在監獄裡,當我告知囚友我抗爭入獄的原委,不少人驚訝地問道:「吓,乜香港仲有農夫嘅咩?」事實上香港農業已消失於不少香港市民的認知,過去已有不少本地農人從他們本來寬度的文化生命中剝離。他們原本的生活方式是一種生活活動與工作、自然物質流動區連結的有機生命,一旦土地被商品化,人與自然的綿密關係便會告終。諷刺的是,政府經常以麵粉比喻土地,反映行政當局從來只將土地資源視為房屋供應或基建項目的原材料,而不以其他積極形式關心人與土地關係,例如鼓勵本地農耕以提升香港的食物安全等等。

田香花園陳生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香港根本沒有農業政策」。的確,首置計劃有機會成為地產商推進鄉郊發展的缺口,透過撥出部份單位作首置上車盤,藉以牽動就近的私樓發展計劃,或許正是發展商的背裡盤算。首置計劃雖是新措施,政策的主調仍是加快將土地資源商品化。政府或把更多土地售予地產商,或催谷他們在新界圈地的潛在利益,有如將待兌現的支票拱手奉上,房屋市場的主導權始終緊握在資本霸權手上。

二、
施政報告中房屋政策的核心綱領是「置業」,首置上車盤只是林鄭月娥提出的置業階梯圖像的其中一環,準確而言即鼓勵普羅大眾以「樓換樓」方式致富。林鄭提出將之恆常化,目的在於鼓勵更多人離開公共承托,踏上追逐私有房產的道路。正如林鄭所講房屋並不是「簡單的商品」,其特殊性在於它可供持續地消費,是一項難以即時完成購買的巨型商品。政府將更多有需要用家催迫成為私人市場買家,市民的居住需求全繫於個人在市場的競逐能力,政府的公共責任如何安排不免令人疑惑。要求一般只期許安居之所的市民——即作為用家的買家——必需在上述市場和交易中方得到理想居所,絕對不合理。更惡劣的是,政府鼓吹將房屋視為投機商品,藉換樓賺取財富,向上流動。所謂置業階梯的運作邏輯,就是當樓價上揚,屋主便將原本持有的單位重新融資出售,以獲得上漲了的額外價格,然後買入階梯中更上層的另一單位。不難發現,這套置業階梯思維與不少市民的願景,偏偏與政府宣稱要透過增加供應而達到「壓抑樓價」的目標相違背矛盾的。

回顧歷史上的經濟風波,大力鼓催私有房屋「置業夢」的政府,往往成為資產泡沫破裂危機的推手。當房屋價格向上,加上政府的政策推動,愈來愈多人參與置業商品化階梯爬升的遊戲,他們借入更多的錢以購買能換樓致富的房產商品(為了尋找更多資本,已擁有物業的業主可能向租務市場埋手,令租客增加負擔),樓價再上升更多。這個過程循環不斷,最終造成泡沫爆破。我並非指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方針將直接導致如此慘重的災難後果,而是我們應警惕「置業夢」狂熱可能帶來的巨大代價。是次施政報告房屋及土地規劃政策的視野、思維與過去政府一脈相承,政策最終失敗恐亦與前任無異。梁振英任內曾推出多項「辣椒」,如「港人港地」、「置安心」項目出售等,都未曾奏效。以「上車樂園」之稱的嘉湖山莊單位為例,今屆首份施政報告出爐前的估價,相較梁振英初上任時的估價,竟有近九成升幅。可見若不徹底扭轉現時的政策路線,置業不但無法促進社會穩定,更可能成為社會危機的源頭。當置業階梯的低矮梯級變得難以企及,又只得回頭向土地不斷苛索。

將焦點從房屋市場移回社區,亦不難發現潛在的問題。首置計劃除了助長圈地,進一步改變新界鄉郊的地貌外,將更多市區土地用於興建樓房商品,長遠亦會塑造出截然不同的公眾意見,影響公共政策的走向。我們可以設想,假如更多人將房屋視為孕育金蛋的器具,這些業主都會進一步希望物業所屬社區能產生出有助提升物業價格的商鋪和設施。各種「鄰避效應」引伸的排除厭惡性設施抗議,有利於「維護業主利益」的民粹政治人物冒起,並將急劇增加公共規劃的難度。另外,將公屋轉為「綠置居」,其實是將更多的社區管理成本轉嫁到市民身上,公共房屋不只涉及單位,更有諸如斜坡、天橋、升降機等公共設施,這些項目的管理和維修開支過往應由政府承擔,今後的成本則需由業主負責。

政府變本加厲的新自由主義傾向,實在令人擔憂。一如其他資本主義政府,港府持續將基本民心所需推向私有化和商品化。房屋以外,還包括退休保障、醫療等。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中對全民退休保障全無著墨,卻透過稅項減免鼓勵市民購買保險產品,又加大「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劵」額度,同樣協助護理服務市場擴張,拋棄公共資源的原有責任,變相剝削市民。不少人指出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反映她短期內甘當「民生」政府,將政治問題懸擱不理,更遑論推動民主。但這並不是報告唯一值得抨擊之處,所謂的「民生」措施不過是要求市民付出更多購買力換取「民生」服務,實際上削減市民的可支配收入,等於打擊他們投入公共生活、當家作主的基礎。隨着民選議員被剝奪議席和大量政治犯判囚,政治威權化已顯得相當露骨,但政府和資本還可以利用其他途徑竊取市民社會自主的能力,以另一種方式剝削市民的經濟自由。
1060
SHARE |
  1. 避重就輕 偽善施政 掩飾鐵腕——香港眾志回應林鄭月娥政府2017施政報告之聲明
  2. 林朗彥獄中記事:吃人的法治觀
  3. 【林朗彥口信】他收到我們的書信!
  4. 林朗彥獄中信
  5. 房屋土地:迎撃地產霸權 改革城市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