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料洗腦工程在教界捲土重來

香港眾志 於 2017-08-08 00:00:00 發佈

曾在2013年接受左報專訪,聲稱「在教育局工作十多年……到學校接觸學生,會更有意義……如果我在學校做10年,可以培養過千學生,比較在教育局,做多20萬份文件,最後都是拿到碎紙機碎」的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履新教育局副局長,被傳媒追問其政治聯繫,竟然大言不慚欺騙公眾,聲稱自己「無黨無派」。即使蔡若蓮未曾加入政黨,但早在有上萬會員的教聯會擔當愛國教育重要推手。既然教聯會曾經出版聲稱共產黨「進步無私團結」的洗腦教材,以及發起反佔中大聯盟成立「舉報罷課熱線」等往績,說領導全港最大親中教師組織的蔡若蓮獨立於任何政治派別,也實在說不過去。

瞞得了自己 瞞不了港人

若然愛國愛黨理直氣壯,又何須隱瞞其建制背景和親中立場?也許這跟教聯會過去的言論尺度有關。雨傘運動前夕,為了打擊中學生罷課,教聯會竟把學民思潮形容為黑社會、毒販和伊斯蘭「聖戰」分子,結果引來社會各界甚至是建制派嘩然。恐怕蔡若蓮也深知理虧,若她以教聯會「又紅又狂」的取態擔任官員,繼續發表如此令人心寒的言論,只會為她的從政仕途引來災難。難怪她急於劃清界線,只可惜她作為教聯會前副主席,的確要為過去多年的教聯會立場負責。只能奉勸蔡女士無謂自欺欺人,瞞得了自己,也瞞不了香港人。

從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召開的記者會所見,當她被問有何計劃推動國民教育,只強調「並非由副局長決定,自己主要工作是協助局長」。而被記者連番追問如何看待自己未上任已遭聯署反對,她又是強調跟隨局長指示云云。

坦白說,新官上任嘗試切割其「深紅」背景,避免自己被教聯會過去或日後的言論連累,也是不足為奇。但面對爭議問題,卻是只懂推搪予局長回應,相信連建制中人也是搖頭嘆息。不論蔡若蓮有何考慮和包袱,作為政治任命的問責官員,絕非只如公務員般僅是執行長官意志,必然有責任解說施政理念,坦白交代上台以後計劃落實的政策措施,如會否變本加厲推動愛國教育和「中普融合」也實不為過,但觀其措辭言論只是含糊其詞,猶如昔日躲在林鄭月娥背後的吳克儉。

洗腦教育「分拆上市」 昭然若揭

總括而言,蔡若蓮無意正面交代政策立場,直接釋除公眾疑慮,只能以「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套」「非唯一官方教材,只是眾多教材其中一份」等說辭,為重推國教的反彈和民怨降溫。但回顧時序,政府把洗腦教育「分拆上市」已是昭然若揭:今年1月,教育局宣布全港初中必須教授51小時基本法課時,嘗試以不獨立成科的方式讓教育界接受,誤以為只需推出民間教材便能抗衡偏頗元素無傷大雅;5月底,教育局以公帑出版強調「搞街頭抗爭,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粗糙和膚淺」的「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套」;8月,任命曾經編撰《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的教聯會的前副主席蔡若蓮為副局長,讓教育局在9月開學起推廣全港各校使用「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套」時更為得心應手。

為偏頗教育鋪路

翻看教聯會網站去年12月在蔡若蓮領導下刊載文章(〈基本法課程須兼顧量與質〉),早為偏頗基本法教育鋪路,強調教育界必須以統一教材教授基本法:「以統一的教材和評分標準,以及一錘定音的權威性案例解釋……有關教材和教授準則,都只能由特區政府作出裁量指示……這是嚴肅的主次定位,不存妥協空間,更不容『小學雞』式吵鬧。」不難預料教育局下一步則籌謀把官方偏頗教材列為全港學校強制必用教材,在國民教育不獨立成科的情况下,以「紅副局」配「紅教材」佈局,讓洗腦工程在教育界捲土重來。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紅副局蔡若蓮為學校採用紅教材鋪路」)

作者是香港眾志秘書長

原載於明報網頁:https://goo.gl/fWG5iT

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