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土地:迎撃地產霸權 改革城市規劃

香港眾志 於 2016-04-22 19:02:17 發佈




簡介

我們的城市規劃如何,市民的生活亦必如何。但當香港人無法自主決策城市發展計劃,我們的日常生活只會「被規劃」。香港市民普遍受地產霸權所主宰,土地房屋資源高度壟斷、城市規劃服務鄉紳權貴、發展決策被利益階層把持,以致青年世代普遍對未來沒有希望,市民生活負擔愈益嚴峻。如何與市民重新訂立真正解決香港土地房屋問題的政策綱領,迎擊各種土地霸權,重奪城市規劃的自主權,是香港新世代不能迴避的應有之義。 



一、啟動《香港城市2047》討論 實現規劃自主

◆ 香港2047問題不只是香港人再要面對政治前途問題,同時亦需要盡早處理在地契大限、城市邊界、原居民傳統權益廢存、城鄉空間及基建佈局、納入整個中國城市層級體制等城市問題。香港市民若然不自行制定2047年前後一套更具體的城市發展藍圖,未來的城市命運將註定「被規劃」。現時政府亦在開展名為《香港2030+》的規劃研究,卻沒有就上述的重大議題作公開討論。

◆ 無論是配合港珠澳大橋的大嶼山發展、推進深圳前海發展的洪水橋和加速港深同城化的邊境禁區開發,與及近年超支嚴重的跨境基建項目,現時城市發展選址都側重配合中港融合策略優先,而非以服務香港市民居住及各種生活需要優先。

◆ 近年沒有優次原則的土地發展,盲目開發綠化帶、郊野公園、農地及香港市民生活空間,已經對香港人既有生活方式構成傷害,不斷激化土地發展衝突。

◆ 審議城市規劃的城規會因特首委任制淪為「橡皮圖章」,不少委員都與發展商有生意往來及出席率偏低,未能真正代表香港社會整體利益。

具體倡議行動

◆ 推動《香港城市2047》討論,盡早為2047年面臨的重大城市問題建立港人共識,為地契、丁屋、邊界、佈局、融合等問題積極表態,全民重訂未來香港城市發展方向與土地發展次序,並以「棕土優先」的可持續土地發展策略取代加速中港融合的城市發展思維。

◆ 重奪港人土地決策權,廢除城規會特首委任制及黑箱投票制度,研究及推動民選城規會,還香港人自主審議香港未來城市發展的權利。

◆ 阻止各種違反港人實質需要的土地發展計劃及大型基建項目,重新構想「港人為本」的基建發展及土地政策。

二、全面廢除丁屋特權 

從70年代港英政府訂立丁屋政策作「短期措施」,到今日被鄉事派說成為「傳統權益」的特權,是項土地優惠政策已讓普遍市民感到不公平。此項「短期措施」已經延續40年,而且引發不少環境、利益輸送及管治問題,需要及時作出了斷。

◆ 丁屋不僅不斷侵蝕新界鄉郊自然環境,現時丁屋每年申請補地價出售的數字竟然佔新建丁屋過半,當中不少原居民透過出賣丁屋權圖利的「套丁」問題,更已嚴重違反丁屋政策讓居民自住的政策原意。

◆ 「丁權無限 土地有限」,現時有約六成的政府空置房屋土地位於丁地範圍內,鄉郊勢力亦近年極力爭取擴充村界拓展丁地,正逐步侵吞香港人的土地資源作低密度的丁屋發展。

具體倡議行動

◆ 短期內逼令地政總署調查「套丁」行為,嚴格審批每宗丁屋申請,維護丁屋政策『自住』原則,以防止原居民借出賣丁屋權圖利。並且嚴格限制擴展丁地範圍,不容任何鄉村『擴丁』、『飛丁』及各種濫用情況。

◆ 中期目標為檢視現行丁屋政策推行狀況,全盤檢視丁地真正需求,優先釋放多餘的丁地以作其他符合香港社會利益的用途。

◆ 長遠目標爭取為丁屋政策實行《日落條款》(Sunset Clause),爭取不遲於2047年前全面終結所有丁屋發展。




(以上兩張圖均是javascript圖,大家可以在圖中向左或向右滑動。)


三、房屋土地政策綜合改革 制衡地產霸權

香港有關房屋土地的政策制度保障,多年來受到地產霸權的影響,政府就只一味強調增加賣地予發展商作樓宇供應,卻無真正為香港市民根治土地資源壟斷、樓價租金過高的決心,因這將需要迎擊紥根多年的既得土地利益集團。

未來要制衡地產霸權,我們必須一整套包含稅制、業權結構及土地資訊的綜合改革,才能讓香港人在自己的家園安身立命。眾志會倡議三大方面土地房屋政策:

a. 房地稅改革 —— 房屋空置稅及租金管制同步並施

◆ 近十年私樓租金急升,月入一萬以下的家庭租金佔收入已超過四成,月入三萬以下則佔超過三成。

◆ 現時差餉物業估價署只抽全數3%物業作空置率估算,平均調查一個空置單位的成本只有0.3元 (2013-14),而且現時房屋空置亦無包含村屋單位,令香港社會無法掌握全港空置單位存量變化。

◆ 發展商新建樓房的空置率相當高,新樓開售後一年空置情況佔超過九成,反映「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的社會現實。近年傳媒不斷亦發現有不少公營部門閒置建築、宿舍及校舍長期空置,變相收緊香港人的生活空間及享用土地資源。

具體倡議行動

◆ 參考外國經驗訂立「房屋空置稅」,有助釋放市場潛在空置單位,活化租盤存量舒緩租金,所得收益全數撥歸作發展公營房屋用途。

◆ 重新訂立「租務管制」,租金須參考政府租金估價作仲裁,以防止大幅加租。

◆ 監察政府各部門的閒置建築,要求公開出租及釋放予市民享用。

◆ 增加研究開支進行空置住宅存量普查,鎖定空置單位分佈及打擊過量囤積。

#有屋無人住 有人無屋住 #做五毛收入重好過查空置率 #增加房屋供應唔一定要開發

b. 業權均等化——打破業權壟斷 推動首次置業優先政策

◆ 香港業權壟斷問題一直被政府及發展商隱藏。根據官方數字,現時全港付差餉最多一位私人業主擁有全港近1.7萬個物業單位,首十個就已擁有超過4萬個單位,可見業權相對集中在香港一小撮人手中。

◆ 政府經常聲稱協助青年人「上車」,但真正讓首次置業者優先的政策只有稅率偏低的「雙倍印花稅」,因成本太低未能讓普通香港人的「上車」需要優先,變相使炒家及投資者爭隊加劇樓價及置業問題。

具體倡議行動

◆ 倡議訂立「非首次置業稅」取代「雙倍印花稅」,參考BSD及SSD的稅率定為物業成交價的15%,讓市場單位給真正讓給有居住需要的置業者,當中收益全數撥歸作興建青年房屋用途。

◆ 研究倡議徵收「物業壟斷稅」,一人/公司擁有超過5個住宅物業以上須付雙倍差餉金額作稅款擁有多於10個則再加倍,如此類推,使業權壟斷者逐漸向市民釋放物業。

c. 資訊透明化—— 打破資訊封鎖 土地資源共享

◆ 全港政府空置土地資料表自2012年公佈一次後已無更新,公眾無法清楚知悉香港政府手上還有多少可使用土地儲備。

◆ 香港土地房屋資料殘缺不全,公眾欠缺空屋、租盤存量、各種空置、短租及政府撥地使用狀況的資訊,令大量土地資源長期被一小撮獲得資訊的人壟斷主宰。

具體倡議行動

◆ 建立全港土地儲備資料庫,詳列「土地列表清單」,全民監督所有政府土地存量及使用狀況。

◆ 充分利用現有資料開放平台將「土地列表清單」上載至資料一線通(data.gov.hk),以貫徹政府近年提倡的開放資料政策。

◆ 發動市民自建各類公開土地數據庫,逼使政府公開更多香港土地資訊。




香港眾志關注的土地房屋議題還有:

◆ 增建公營房屋及增加公營房屋的土地分配比例

◆ 發展不同土地供應方式及另類可負擔房屋,如合作社房屋


3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