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黨記招提問補充/香港眾志

香港眾志 於 2016-04-12 02:17:43 發佈

① 香港眾志怎樣看港獨?
 香港主權獨立,是一個非常理想的狀態,若撇除許多現實考量,相信沒有一個支持民主的人,會反對香港獨立。然而從不同政治範例中,我們看到不少獨立地方,仍然受到原宗主國或國際強國影響,令其民主自由受到侵害,這種獨立根本沒有意思。當下香港人生活受到壓迫,自由被鉗制,我們拒絕精神勝利法,不盲目以為所有問題都可以從主權框架解決,我們著手改變政經體制,從議題中重奪港人自主權。


② 香港眾志為什麼只願自稱華人?而非有源遠文化的中國人?
 身份認同與生活經驗息息相關,香港人與中國大陸生活方式長期隔閡,更何況所謂數千年中國歷史,不可能與香港人產生共鳴。本來中國不同階層、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習性民俗都有所不同,「中國人」身份只是當權者的話語產物。更何況現時文化中國已被政治中國侵蝕,華人或許已是其中一個較準確的身份表達。其實只以國族身份指稱自己的認同,未免狹隘,我們更願意稱自己為一個關心政治前途的公民、關心環境土地的住民、關心社區人情的街坊。香港眾志以推動多元身份為綱,我們認為,中國人/香港人的二元論,無助民主運動茁壯。


③ 香港眾志是否本土派的中間路線?是否左右逢源?
 香港眾志並非本土派,因此亦不存在我們是否「本土派中間路線」的問題。我們的立場絕不含糊:我們支持港人自發自立的社會運動,爭取港人自主自決的權利;但我們否定以樹立敵人、鼓勵排外的手段推動民主運動。面對中國的巨大身影,我們不抱民族主義與愛國情結,但也拒絕建立另一種民族主義與之相對。我們理解到,要推進自決運動,爭取自主與國際形勢、地緣政治不無關係。我們固然願意認識中國與中共,從北方的反對運動吸取經驗,但與我們自身的認同無關。


④ 香港眾志不是「最激」又不是「最溫和」,為何要選擇你們?
 只有市場導向的政治團體,才會執意成為「最激」或「最溫和」,香港眾志有信心可以重新構築「希望政治」的抗爭文化,我們有勇氣調和直接行動與政策倡議,盡力吸納多數人的參與,走出最合適香港現況的民主道路,打出屬於我們的節奏。

24712
SHARE |
    暫時沒有相關文章